旅游 | 汽车 | 房产 | 美食 | 健康 | 导购 | 伊人 | 徽商 | 黄梅 | 养生 | 消防 | 分类 | 手机 | 论坛
     
  << 图话安徽 图闻天下 博客精选 大话器材 摄影讲堂 图片综合  
 
  您当前的位置 :中安在线 > 图片频道 > 图闻天下 正文
男子打死强奸犯遭索赔
2007-04-09 08:28   现代快报  
 
刘二斗的女友程晓芳

  2006年11月10日上午8:41,刘二斗向女友程晓芳发出这个短信,从此之后便再无音讯。5个月过去了,程晓芳还把这个信息保留着,“我要看着他回来,我才舍得删。”

  刘二斗是个水果贩子,他跟女友程晓芳在常州的郊区———魏村长江花园里面开了个水果摊位,女友值守门面,兼做一点家务,而刘二斗自己则骑着一辆电瓶三轮车,车后放了点水果,走街串巷贩卖。

  “每天晚上10点左右,不管水果有没有卖掉,他都会骑着三轮车准时回来。”2006年11月9日晚上10点,程晓芳像往常一样,把店铺的门关上,在里面烧起饭来———通常饭烧好,刘二斗也就该回来了。

  但等到晚上10:30,门外还没有传来熟悉的三轮车声。“会不会是车坏在路上了?”程晓芳打电话给刘二斗,刘二斗的声音有点急促:“我打了一个人。”

  “你打谁啊?”程晓芳有点着急。

  “没事,我打了一个强奸犯,你先吃饭吧,我等会就回来。”随后,刘二斗挂断了电话。

  “打坏人应该没什么事。”程晓芳自己宽慰自己,但饭却吃不下去。等到夜里12点,刘二斗还没回来。程晓芳再次拨打刘二斗的电话,刘二斗的声音明显疲惫了许多,“你先睡吧,我马上就回来了,正在陪警察勘察现场。”

  但当夜刘二斗没有回来,程晓芳的手机也因欠费停了机,一夜没联系上,她一夜无法入睡。第二天上午8点,程晓芳给手机充了值,赶紧再打刘二斗的电话,刘二斗告诉她,他正在派出所,“民警说了,没什么大事,这边手续比较复杂,弄好了就没事了。”

  上午8:40,程晓芳赶到了派出所,想进去看看刘二斗,但民警不让进,刘二斗听见了他们的争吵声,发出了上面这条短信,这是他跟女友最后的联系。

  当天,刘二斗因涉嫌故意伤害罪,被常州市公安局新北分局刑事拘留。2006年11月23日,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  因为,刘二斗打死了人。

  程晓芳只知道刘二斗为了救人把人打死了,但具体的细节,她并不清楚。记者经过走访,终于知道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———

  2006年11月9日晚9:30,忙碌了一天的李花(化名)从鞋厂下班。李花是四川人,36岁,两年前跟着丈夫到常州打工,他们租住的房子离工厂只有20分钟的步行距离。这天,下班的李花像往常一样,沿着338省道回家。

  在走到338省道九号桥的时候,李花突然发现夜色中有一个人影站在前面,眼睛死命地盯着她看。李花有点害怕,往路边让了让,低着头,超过他,继续往前走。但那个男子也跟了过来,李花走得快,他也走得快,李花走得慢,他也就走得慢。

  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两分钟时间,男子突然加快了脚步,和李花并排行走,夜色中那怪异的眼神让李花不寒而栗。李花跑了起来,但那个男子却跑得更快,一下子窜到了李花跟前,拦住李花的去路,然后脱下自己的裤子,把生殖器掏了出来,想往李花身上蹭。

  “抓流氓!”李花吓得无法动弹,只有歇斯底里地喊叫,希望有过路人来救她。这时,一个穿着黄色棉袄的男子走了过来,耍流氓的看见有人,赶紧穿上裤子,向马路对面逃去。

  “他是流氓,快抓他!”穿棉袄的男子看着那人逃窜的背影,再看看李花,没作任何反应,径直走掉了。

  就在这时,刘二斗出现了。因为怕冷,刘二斗穿着一件黄色的雨衣,骑着三轮车,准备回家。他显然是听见了李花的喊叫声,把车停在李花跟前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李花指着已经逃远的那个男子,说:“他想强奸我,你快抓住他!”

  “别怕,有我在!”刘二斗拍拍自己的胸脯,“那个男的跑不了!”随后,刘二斗让李花坐到自己的三轮车上,向那个男子追去。在追的过程中,刘二斗让李花打电话报警,但李花没有手机,刘二斗掏出手机,拨打110:“这里有个强奸犯,你们快来!”

  “你们在哪里?”

  但刘二斗也说不清具体地点,把手机递给李花,李花也只说了个大概的方位,110民警告诉他们:“你们把强奸犯拦住,我们马上就到!”

  刘二斗挂断电话,继续向那男子追去。两只脚的当然跑不过三个轮子的,当三轮车逼近男子时,刘二斗把车停下,说:“你不要走,走不掉的,警察马上到了。”

  那个男子回头望望,看见李花坐在车上,赶紧掉头就走。刘二斗跳下车,从车上抽出一个70厘米长的钢管,这钢管本来是刘二斗用来支灯泡用的工具,这样天黑也可以卖水果。但现在,却成了他“行侠仗义”的武器,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根钢管,也成了他杀人的凶器。

  刘二斗是左撇子,他左手提着钢管,一路狂奔,追赶他眼中的“强奸犯”。逼近“强奸犯”的时候,刘二斗抡起管子,就往他的左手砸去。“哎呀!”那人一声惊叫,捂着手臂,继续往前跑。

  “往哪里走?”刘二斗紧跟其后。就在这时,那男子突然停了下来,转身面对刘二斗,把右手放在腰上。刘二斗以为他要掏刀子,抡起钢管就往他的右手砸去。这时,悲剧发生了,男子身子一弯,本想躲开,哪料钢管却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头上,只来得及哼了一声,就倒在了地上,血流了一地。

  这下刘二斗慌了,他赶紧掏出手机,再次拨打了110,“你们快来,那个强奸犯被我打了,流了很多血!”

  两分钟后,警察来到了现场,立即把倒在血泊中的这名男子送往医院,但不久,这名男子还是死在了医院里。

  就这样,刘二斗成了杀人犯。

  “我叫刘二斗,男,1977年7月3日出生,汉族,江苏省东海县人,初中文化,暂住常州市春江镇魏村长江花园,开电瓶车做水果生意。”

  当民警询问刘二斗的基本情况时,刘二斗能一口气把这些话说出来。这个1.72米的男子,16岁初中毕业后,虽然从事过许多工种,但他的经历并不复杂。

  打工·结婚·生子

  刘二斗的哥哥叫邵卫强,比刘二斗大两岁。刘二斗跟父亲姓,而哥哥小时候过继给了别人。邵卫强初中毕业后考取了常州的一所中专学校,后来在常州的一家化工企业找到了工作,生活安逸而平稳。但刘二斗的成绩却并不好,初中毕业后,刘二斗就不再上学。

  那时刘二斗16岁,在家捞鱼摸虾,顺便帮父母做做家务。到了18岁,刘二斗跟着乡亲到青岛打工,成了一个刷墙学徒工,每月四五百元的工资。

  在青岛干了一年,年轻力壮的刘二斗又找到了另外一个活:他去河南济源做泥瓦匠,每月有800多元的收入;20岁,刘二斗到宁波的一个石矿做矿工去了,每月能有千把元的收入。矿工生涯练就了刘二斗强健的体魄,而这也成了事后哥哥邵卫强后悔的理由:“手劲要不大,也不至于一棍把人给打死了。”

  23岁,刘二斗回到老家,想自己做老板,组织了五六个人,搞了个装潢队。但他的生意并不好,一年不到,小装潢队就解散了。就是这一年,刘二斗谈起了对象,不久结了婚,生了个儿子。

  卖水果·婚变

  在外面拼了五六年,刘二斗一事无成,他想到了在常州的哥哥,便在常州一家酒店找到了一份保安的活,高大的刘二斗做了两年的保安;26岁,刘二斗再次做起了“小老板”,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卖起了水果,并认识了现在的女友程晓芳。

  2006年10月份,刘二斗在魏村的长江花园租了个小门面,准备把水果生意做大,但不久,事情发生了。而在事情发生前不久,刘二斗还在跟老家的妻子闹着离婚,准备跟程晓芳结婚。

  “他脾气太直了”

  记者试图找到刘二斗“行侠仗义”的思想原动力,但并不成功。哥哥邵卫强想了很久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“他以前没跟人打过架,脾气也不火暴,发生这个事情,我们也不明白。”

  “他脾气太直,就看不惯人家使诈。”程晓芳说,以前他骑着三轮车卖水果,如果看见有摊贩给顾客短斤缺两,他会帮着顾客骂。

  面临法律的审判

  是英雄还是杀人犯

  刘二斗被抓起来的那一天,程晓芳就垮掉了。

  “杀人偿命。”这个根深蒂固的观念,让只有初中文化的程晓芳焦虑万分。刘二斗会不会死?程晓芳生了两天的病。因为没有人去进货,没有心思看店,水果店不得不关了几天,许多水果都烂在了店里。

  2007年4月5日,在刘二斗案宣判的前夕,记者来到常州,见到了憔悴的程晓芳。程晓芳坐在她的水果店里,半天时间了,没有一个生意。

  这个水果店租的是一个车库,10平方米左右,每月租金200多元,做的主要是小区居民的生意。店里的水果品种也非常单调:苹果、桔子、菠萝、西瓜。在刘二斗还没被抓起来之前,程晓芳和他还在长江花园租了一间房子居住,但现在,程晓芳只能吃住在店里。

  “你看我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?”程晓芳拉开水果架子,下面放了两条被子,“我晚上只能打地铺,大冬天的,被窝里没有一点暖和气。”而在店铺后面,是程晓芳的“厨房”,碗里只有小半碗的咸瓜毛豆。

  住在楼上的一个邻居告诉记者,自从刘二斗出事后,程晓芳几乎从来没有上过市场买菜,天天吃咸瓜,他们都看不过去,自己家里烧了点菜就送过去。

  “被二斗打死的那户人家,要我们赔29万,后来好说歹说赔了7万。这7万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小数目,我一天才赚个二三十块,这7万我要几年才能赚够?”程晓芳抹抹眼睛,想哭,眼眶湿润了,但没有眼泪流下来,“我一个女人家在这边不容易,还有人来欺负我,如果刘二斗不出来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  “二斗好事做到这个份上,也太惨了。”程晓芳说。

  刘二斗女友:

  “他太惨了!”

  从2006年11月9日至今,李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  不知道住址,不知道电话号码,不知道姓名,这半年来,程晓芳只知道刘二斗为了救一个女人被警察抓了,但对这个女人,她却一无所知。

  “我家二斗为了救她,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了,现在又把我们弄得倾家荡产,她至少来看我们一下吧,但到现在,她连长啥样我都不知道。”在程晓芳看来,这是让她最觉憋屈的地方。

  记者经过多方打听,知道了李花在常州暂住的确切地址。记者和邵卫强一起前往李花的暂住地:常州市春江镇,但在这儿问起李花,却没人知道。

  是不是打听错了地方?就在记者接近绝望的时候,当地的一个村民好奇地挤到人群中,打听着问:“李花是做啥的呀?”

  “她在附近一个鞋厂上班,上次差一点被人强奸,好在有人救了她。”

  “你说的是被强奸的那个李花啊!”这个村民叫了起来,村民中流传的消息,事实显然被夸大了:“她就住我家三楼!”

  李花的丈夫叫郑某,看见记者他连忙站起来,一脸惊讶。他跟女儿租住的地方只有12个平方米左右,里面摆了两张床,一台7英寸的黑白电视机,还有一些锅碗瓢盆。

  “我是刘二斗的哥哥,你认识刘二斗吗?”邵卫强来到郑某跟前。

  “不认识。”

  “去年11月,我弟弟救了你老婆,这你知道吗?”

  “这我知道。”郑某说,“我老婆只说一个陌生人救了她,但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”

  “我弟弟把强奸你老婆的人打死了,现在在看守所里,马上要判刑了。”

  郑某不安起来:“我不知道这个事情。”

  “现在对方要让我们赔7万块钱,但我们是穷人,付不起这钱。”邵卫强说。

  “我也没这个钱。”郑某的手有点抖,“我父亲去年去世了,母亲手脚残疾不能动,老婆回去伺候她去了,我一个月才1000多块,我怎么拿得出那么多钱!”

  邵卫强看看他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郑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沉默了足有一分钟,邵卫强长长叹了口气,下了楼,“看来这7万得由我们自己扛了。”

  “你觉得刘二斗是英雄吗?”记者问。

  “他算什么英雄,他出来,连狗熊都不是。”程晓芳很气愤。

  但邵卫强却觉得弟弟是个英雄。他来到常州市公安局,想为弟弟申请见义勇为,“如果申请成功,我弟弟就不算犯罪了,还能得到一笔奖金。”邵卫强的想法很直接。但公安局答复他,“如果他是见义勇为,我们会来通知你的。”

  直到现在,邵卫强还没有接到公安部门的任何通知。

  对此,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律师严国亚认为,见义勇为的构成要件最关键有两个:“行为人主观上有使国家、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人身和财产免受正在进行的损害的目的,具有社会正义性”;“见义勇为是在危急情况下做出,具有相当的危险性。”然而,刘二斗出手的时候,犯罪嫌疑人已经被人吓走,并不是“正在进行的损害”;而且,李花已处于安全状态,情况并不危急。所以,严律师认为,刘二斗不属于见义勇为,属于防卫过当。

  但是,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刘二斗出于社会的正义采取了行动,并导致了他最终的犯罪,现在却面临7万元的索赔。那么,李花该承担这笔费用吗?严国亚说,李花作为这个事件的受益人,有义务承担相应的损失,给予刘二斗适当的补偿。

  刘二斗故意伤害案即将宣判,快报将继续关注。(葛小林 朱俊骏)

 
每日更新:
 
相关报道:
沈阳警方打掉一个特大抢劫强奸犯罪团伙
合肥警方顺藤摸瓜抓获强奸犯
14岁女孩爱上强奸犯 法庭上为其求情愿结婚私了
美军强奸犯被带离菲律宾监狱 交给美国使馆看管
菲律宾法官驳回美使馆请求 美军强奸犯留押监狱
宁夏灵武市法警疏于看守强奸犯罪嫌疑人当庭脱逃
编辑: 陈刚
 
 

中国安徽在线网站(中安在线)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备案号:皖ICP备0800718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